中华神玉博物馆的性质和功能定位

中华神玉博物馆的性质和功能定位

玉,美石也。美玉,在中华文明史的历史长河中,是最典型的文明载体和文化坐标。玉文化贯穿了整个历史发展进程而没有断层;玉文化代表了相当一个时期最先进的生产力发展和科技进步;玉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起源,从生产、生活、宗教、艺术、人品、道德以及政治层面的价值取向,无不与玉关联。和华夏文化一脉相承的玉文化,深深地植根于中华传统文化之中。

远在七、八千年前,生活在中华大地上的先民,从掘土、伐木等生活历练中,认识了「玉」是「美而不朽」的石头;它散发春阳般的光泽,令先民相信美玉含有丰富的「精气」,也就是「能量」。 将美玉按照心目中阳、阴二气运行的模式,琢磨出圆璧与方琮,甚至雕刻出神祇、祖先的模样,刻画上「密码」式的符号,希望经由「制器尚象」发挥「同类感通」的法力,与神灵对话。 他们相信万能的天神将派遣神灵动物,将神秘的生命力引渡到世间,才繁衍了人类。

中华先民以玉为媒介,沟通天地神灵,学术界称之为神玉。《中华神玉博物馆》也因此而得名。

《中华神玉博物馆》由中国著名古玉收藏家、鉴赏家、武汉龙源集团董事长、湖北省收藏家协会主席——何正亮先生创办并担任馆长。本馆坐落于武汉市蔡甸区中法生态新城腹地,华中文博城门户,东邻知音湖大道和钟子期公园,前眺后官湖,后靠马鞍山,是知音文化的发源地。本馆总占地面积10000余平方米,展厅面积约5300平方米,包含展览大厅八间,展览主题十种。共计展览展示书画艺术品以及文物约1500余件,均来源于何正亮先生历经二十余载的悉心收藏,其中书画馆展出中国近当代名家书画60余幅,掐丝珐琅馆展出明清两朝宫廷珐琅器50余件,玉器馆展出中国古代玉器1000余件以及近现代名家玉雕作品100余件。本馆开放后将成为华中地区最大的综合性民营博物馆。

展览将侧重开放的形式,以古代玉器为载体,以现代展示科技为手段,以历史轨迹为脉络,强调人与历史的沟通,突出传统文化的亲和力,让观众在游览本馆的过程中了解并领略到中华八千年绚烂的古玉文化。

 

办馆宗旨 —— 以美玉为媒,与古人对话,与文化同行。

     

 

 

 

 

 

第一单元  序厅

 

【主馆三景】

     

第一景:浮雕形象墙

进入序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巨大的、浓缩展现中华古代玉器演变的浮雕像墙,整体材质采用亚克力和石膏注模雕塑,以天然大理石为边框,下部落地,上端连接中庭二楼天花板,通高约十米,宽约五米,半圆型设计。从大厅内部分隔主馆大门与电梯门,既可以起到形象装饰的效果,亦具有古代居家陈设中屏风的作用。

整体设计元素取自中华八千年玉器发展史中各个不同历史时期以及朝代最具代表性的典型玉器器型或图腾,截取不同时代人物、花鸟、龙纹、走兽、神灵进行图案化、抽象化,并装饰点缀祥云、山河、岩石以及太阳等纹饰,进行深度加工和融合,制作而成一幅巨大的贯穿玉器发展的如山水般的抽象浮雕。相关纹饰如红山文化玉猪龙、良渚文化神人兽面纹、齐家文化玉牙章、商代玉鸟、春秋虬龙纹、汉代玉翁仲及玄武兽、唐代飞天、辽金海东青、宋代花卉、明清执荷玉童子等等,相关素材示例如下:

  

 

  

 

  

 

 

 

 

浮雕形象墙实景示例:

 

 

 

第二景:和田玉前言索引牌

浮雕形象墙的下方,陈设本博物馆大厅指示牌与前言及索引,常规作法采用不锈钢制作,但本馆将开辟先河,使用块度巨大质地均匀纯净的阿富汗白玉、岫岩玉或和田碧玉为底座,阴刻文字及图案,更加彰显品位与呼应本馆展览主题,作为本馆的展览景点之一。

简介内容如下:

“岁月不语,唯石能言”——玉石文物历经千年风霜,承载着中华文化的精魂。

至迟在8000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在磨制石器的过程中逐渐认识了玉这种美丽的石头。从此,他们剖璞取玉,琢玉成器,创造了独特的玉器艺术。古人认为玉钟灵毓秀,凝聚天地之灵气,因此玉器不仅具有审美价值,还被神圣化、人格化。先秦时期,玉器曾用来寄托我们祖先虔诚的宗教情怀,象征财富和权利,成为礼制和道德情操的化身。秦汉以后,玉器逐渐褪去其炫目的光晕而成为俗世珍宝越来越多地用于寻常生活,承载着人们远祸近福、安康吉祥的美好愿望。玉文化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著名古玉收藏家、鉴赏家、武汉龙源集团董事长、湖北省收藏家协会主席——何正亮先生从事古玉收藏与鉴赏二十余载,收藏中国古代玉器达一万八千余件,囊括了上自远古、下迄清代的各个历史时期及朝代。2017年本馆从中选取1500余件玉器精品进行展览。愿每一位观众参观此专题陈列后,能够感受到玉器所蕴含的民族心理、意识、趣味和好尚。领悟其中积淀的灿烂民族文化,体味这份在世界上绝无仅有的经久和厚重。

 

 

第三景:掐丝珐琅地板

设计元素:铜胎掐丝珐琅技艺 + 汉夔龙蒲纹玉璧

观众步入序厅之时,即踏上了本馆最震撼的装饰亮点——仿汉夔龙蒲纹玉璧掐丝珐琅地板之上。

掐丝珐琅,其制作一般在金、铜胎上以金丝或铜丝掐出图案,填上各种颜色的珐琅之后经焙烧、研磨、镀金等多道工序而成。掐丝珐琅有着五彩斑斓、华丽夺目的魅力,明清时期掐丝珐琅器物为宫廷皇宫贵族专属。汉代夔龙蒲纹玉璧,直径20厘米,青玉制成,璧用同心圆绳纹分为内外两区,内区为涡纹,外区为变形夔龙纹。玉璧为祭天的礼器。本馆将遵循古法掐丝珐琅技艺,采用异地烧制,现场无缝拼接的工艺流程,在序厅中庭按照本馆馆藏汉代夔龙蒲纹玉璧之形制与纹饰,进行40倍放大,制成直径达8米的圆形掐丝珐琅地板。将传统技艺与古代玉器标准器物进行完美融合与创造,传承传统技艺,彰显现代品位。

本掐丝珐琅地板采用汉代玉璧之形制,完美契合本馆展览主题。更因场馆建筑外形方正,内庭中心便以圆形玉璧图案进行呼应与补充,合二而成外方内圆之势,恰好与中国古代玉器之事神的重要祭祀器——玉琮相吻合。以璧礼天,以琮礼地,外方内圆,上下相通,意喻天地人合。神玉之格局已于步入本馆之时巧然形成。

玉璧形掐丝珐琅地板中部圆孔处以圆柱形展柜展示本地板原型器物——汉夔龙蒲纹玉璧。配合光影效果,辅以文字说明,此为一景。

 

示意图如下:

 

 

 

至此,半圆形浮雕玉文化形象墙、和田玉索引牌、掐丝珐琅玉璧形地板,三位一体高度植入玉文化,并称为主馆三景。

 

 

第二单元 【琳琅珍魄】——主馆一层东、西馆

第一部分:《至尊华美》铜胎掐丝珐琅展(东馆)

简介(展板内容):

【至尊华美】

景泰蓝,又名“铜胎掐丝珐琅”,是一种瓷铜结合的独特工艺品,制造历史可追溯到元朝,明代景泰年间(1450年-1456年)最为盛行,又因当时多用蓝色,故名景泰蓝。景泰蓝以紫铜作坯,制成各种造型,再用铜丝掐成各种图案,中填充珐琅釉,经烧制、磨光、镀金等工序制成。景泰蓝造型特异,制作精美,图案庄重,色彩富丽,金碧辉煌,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他是中华民族传统艺术,是继夏商青铜器艺术之后又一金属工艺上的世界奇迹。景泰蓝的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有人将景德镇陶瓷、福州磨漆、北京景泰蓝为我国三大工艺美术珍宝。它是人类文明的艺术结晶,世界艺术百花园中的一直奇葩。

器物:

馆藏明、清两朝宫廷铜胎掐丝珐琅文物共计48件。器型丰富多样,集合瓶、罐、花觚、香炉、香薰、多层宝塔、鸳鸯型陈设摆件、象形香薰以及十二生肖肖像型大型组合陈设件。

展览要求:

采用大型墙柜加独立柜的传统展览方式,灯光布景着重突出珐琅之恢弘与工艺之细腻,彰显皇家气派。局部设立独立展区以展板形式描绘清代掐丝珐琅制作工艺流程。

 

 

 

第二部分:《翰墨飘香》馆藏书画展(西馆)

 

简介(展板内容):

【丹青吐彩,翰墨飘香】  书画,视觉审美之艺术,中国传统文化之精粹。凡聪明之士,才学之人,无不徜徉其间,摘其英华,佩其香萝。故其书画之妙,深不可测;能人辈出,指不胜屈;流派纷呈,美不胜收。一笔一纸一镜头,可演乾坤之大,可绎人心之微,包罗万象,博大精深,也称“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本展厅汇聚中国近当代名家书画共计58副,其中有齐白石、徐悲鸿、吴作人、关山月、溥心畲、陶冷月、黄永玉、沈伊默、胡念祖、韩美林等国内大家的墨宝,也有汤文选、周韶华、邵声朗、张振铎、鲁慕迅、冯今松、李乃蔚、徐本一等湖北名家书画作品。笔精墨妙,汇聚一堂,带您领略中国传统艺术大雅之美。

展览要求:

针对近现代书画,开放式展览,采用传统画廊式展览方式,运用展板、隔断形成回廊型展区,扩大空间利用率。摒弃固定式玻璃展柜,用可移动可折叠式展板进行悬挂展示。书画作品高低搭配,节奏感强。本厅亦可作为流动式展厅,便于日后局部更换展品或更换本厅展览主题。

 

 

 

 

序厅、主馆三景、掐丝珐琅馆与书画馆位于主馆一层,其布局图如下

 

 

 

 

 

第三单元 【天地之灵】——主馆二、三层

前 言

华美温润的玉石从自然界中被开采并经雕琢后,成为人类生产、生活必不可少的器具和饰品。这个时间可以上溯到河姆渡文化甚至更远至北京山顶洞人时期。玉器史的发展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即原玉期、神玉期、王玉期和民玉期。

   本馆的展览主题,将在本单元正式开始演绎。基本陈列顺序将按照中国朝代的更迭演变史,由远及近纵向展开,陈列结构则按照玉器发展经历的四个阶段为纲要,分类归纳六个不同展览部分,进行层层推进。并在实物展览的同时,通过展板、模型、道具、电子屏等形式跳跃性穿插展示,讲解不同时期玉器材料、工艺特点、制玉方式、制玉工具、用玉制度以及实景还原。服务于本馆的展览总主题——“中国古代玉器发展史”。

 

 

   第一部分:《玉之灵》新石器时代玉器展——主馆二层西馆

   

   1.序章(展板内容):

   玉之灵 —— 在遥远的洪荒时代,人们艰辛地与大自然搏斗,领受过风雨水火的摧残,更体会了光芒四射的太阳掌控宇宙的一切生机;因为太阳的运行推动了昼夜的轮替、寒暑的更迭,更决定了植物的荣枯,以及人类的温饱存活。 维系生命旺盛不衰的,是宇宙中生生不息的「元气」,或称为「精气」。 因此,原始人相信天、地、日、月、山、川、草、木等万物,风、雨、雷、电等现象,都有灵魂,都是神灵。先民随手捡拾竹木石骨制作工具,发现少数既坚韧不朽,又温润莹秀的美石,用它制作的工具,总如「神物」般地帮人们度过许多难关,美石散发的光泽很像催动大地生机的春阳,这样的美石或许也蕴含着可催化生机的「精气」吧! 人们就给它起了个漂亮的名字—玉。先民相信美玉蕴含的「精气」已能沟通人神。若依照宇宙运行的模式,或氏族祖先的形貌来雕琢,更提升感应的法力。岁月不停地前进,在这段新石器时代中、晚期,也就是约公元前6000至2000年(距今8000至4000年)的阶段,从散居的村落发展到村群联盟,更逐渐朝向国家发展。 社会分化,阶级形成,聪敏又能通神的一群巫觋管理起众人的事,王者为群巫之长,他们透过通灵的美玉汲取神明的智能,与天地交流对话。

 

器型类别:

1.砍伐工具。最常见的有斧、锛、凿,主要用于加工木材。斧身一般作长方形,厚薄不等,主要特征为两面刃。锛与斧相似,不过刃部为单面刃。凿身狭长,具有单面刃或双面刃。以上的各器都附着木柄使用,今天的金属工具仍然保持其基本形态。

2.农耕工具。有铲、穿孔砾石、刀、镰和磨盘等。铲身扁薄狭长,附木后可用来翻土播种。穿孔砾石可能是套在带尖的木棒上,以供脚踏掘土之用。刀有长方形和半月形两种,前者多穿一孔,后者多为两孔,可系绳套在手上,以摘取粟穗,今天的铁□镰仍然保持其形状。镰是附着木柄的收割工具,磨盘和磨棒是加工谷物的工具。

3.兵器。有镞、矛头、钺、戈、剑、锤斧和弹丸等。镞和矛头是最常用的狩猎工具。

4.仪仗。穿孔的石球和齿轮状的环形石斧,属于权杖上的头饰。

器物:

新石器时代石铲、石凿、切割器、石镐、石斧、石铲、石钺、解结器。

模型场景:

使用雕塑还原新石器时代巫覡执玉祭祀的场景。示意图如下:

 

 

 

2.三大古玉文化 —— 红山文化

  简介(展板内容):

  红山文化  年代约在公元前4700年至2900年,主要分布于内蒙古东南部的西辽河和辽宁西部的大凌河流域。其玉器多采用岫玉,在积石冢墓内成套出土,造型以几何形和动物形为主体,并幻想神灵形象及装饰玉器等,器表多不加装饰,只有少量线纹雕刻或边缘呈刃状的凹槽,构成其玉器文化的鲜明特色。

  器物:

约50件,玉猪龙、马蹄形器、勾云形配、玉鴞、玉玦、玉环、玉勒、玉蝉、玉珠等配饰,C型龙、玉祭祀塔、玉龙凤舟、玉神人像、太阳神复合体等祭祀器。

 

3.三大古玉文化 —— 良渚文化

  简介(展板内容):

  良渚文化  年代约在公元前3300年至2200年,主要分布于长江下游的太湖及杭州湾地区。其玉器多采用太湖附近的软玉为原料,代表器物有琮、壁、钺和梳背等。器表多以细如发丝的阴刻线进行勾勒,图案有神徽、云纹及动物形纹饰。贵族墓葬内常见以大量壁和琮等组合构成陪葬品。与发达玉器相对应,良渚文化还有高规格祭坛等礼仪性建筑。

   器物:约50件,包含大小神面兽面纹琮、玉圭、玉璧、玉镯、玉环、玉章、玉龟等等。重点单独展示良渚文化大型祭祀塔(占地约6平方米)。

 

 

4.三大古玉文化 —— 齐家文化

简介(展板内容): 

齐家文化是以中国甘肃为中心地区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已经进入铜石并用阶段,其名称来自于其主要遗址齐家坪遗址,1923年由考古学家安特生所发现。

时间跨度约公元前2200年至公元前1600年的齐家文化,是黄河上游地区一支具有特殊价值的考古学文化,其主要分布于甘肃东部向西至张掖、青海湖一带东西近千公里范围内,地跨甘肃、宁夏、青海、内蒙古等4省区。随着齐家文化研究的不断深入,齐家文化已成为探索中华文明形成与早期发展的重要研究对象之一,在海内外影响日益扩大

器物:

约三十件,包含玉琮、玉璧、玉圭、玉戈、玉牙章、玉蝉、多孔玉刀、玉钺、玉戚、以及圆雕玉立人像等等。另重点单独展示本馆藏两件三星堆玉器——玉首像与玉树。

 

 

 

 

 

 

 

第二部分:《玉之礼》夏商周玉器展——主馆二层东馆

 

简介(展板内容):

夏商周三代玉器的艺术特征在继承原始社会玉器主要成果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胆创新和发展。在玉器制作中采用夸大局部,不求形似,突出神韵的象征主要表现手法,使玉器更富于观赏性和装饰性。时代风格表现为崇尚自然,追求真实,富有流畅婉转的韵律感,在商、周玉器中得到充分的体现。

此时,史前原始社会玉器分为南北两系的现象已经消失。三代(夏商周)玉器已地不分南此,艺术特征经过长期磨合,渐趋统一,代之以商、周象征主义艺术特征的创作方法,集各代、各地玉器艺术之大成,逐步完善,且一统天下。中华玉文化有它的继承性和统一性,按《周礼》记载,礼玉有璧、琮、圭、璋、璜、琥等六种。礼玉从夏朝开始发展,经过商周,形成了统一格调的礼玉文化。

礼玉“六器”对后世的用玉制度的影响还是很大,仍是中华民族被世界公认为“礼仪之邦”的核心。当我们的先民从原始图腾走向了现实,走向了生活,同时也走向了对美好社会的追求时,他们用理想的翅膀将玉也彻底地人格化。

器物:

六大礼器玉璧、玉琮、玉圭、玉璋、玉璜、玉琥、玉组佩、玉杯、玉鼎、圆雕玉人、玉兽等等,约100余件(无大型器物)

 

展览要点:

商周玉器以小型玉件与玉佩居多,三朝玉器形制较为规整统一,展览应采取大型墙柜与俯视柜为主,疏密有致,侧重突出器物局部纹饰与图腾。以器物纹饰变化为载体,展现玉文化由新石器时代的神玉期向商周时期礼玉期的过渡,诠释礼玉文化,可结合本馆六大礼器进行图文并茂式的展示,示例如下:

 

 

 

 

 

本单元一、二部分展厅,即新时代玉器展和夏商周玉器展分别位于主馆二层东西两厅,平面布局图如下:

 

 

 

 

第三部分:《玉之德》秦汉玉器展——主馆三层A区

 

【生僻字文化墙】

       本馆第三、四、五、六部分的展区均集中于主馆三层,只有通过电梯才可抵达,踏出电梯门,步入三层主厅,映入眼帘的即是本馆第四大展览亮点——生僻字文化墙。此墙总高度三米,宽度达十米,以活字印刷阳文字模为创意设计,运用工艺繁复的金刚喷沙刻字工艺,将上千生僻字镌刻于天然石材之上。这面墙上的生僻字可是从《康熙字典》四万多个汉字中精心挑选出来,为的是提醒人们珍视中华文化的瑰宝宝汉文字。

示意图:

 

 

简介(展板内容):

【君子比德於玉】

  公元前2000至公元581年,也就是距今约四千年至一千四百多年前,共计约二千五百余年。 漫长的岁月历经了:夏、商、周、秦、汉、魏晋南北朝,共六个阶段。 若不计国祚甚短的秦,与基本上呈现分裂的魏晋南北朝,主要的四个朝代:夏、商、周、汉,王室轮流来自华西与华东。 双方势力轮替消长,文化渐进融合,到汉代时已大致融为一体,开启统一的新局面。 在此过程里,远古先民迷信美玉具有特殊「灵性」的思维,随着社会进步,人文主义抬头,儒家学说兴起而逐渐被道德化。 

「德性」一词最初的含意是指「天生秉赋」,无关乎善恶与道德。 在远古时,人们相信上帝(周代开始称为「天」)派遣神灵动物将生命力赐予氏族的始祖。 因此配戴各式动物主题的玉雕,除可结合美玉的「精气」与动物的「法力」来沟通人神外,更能彰显自身承袭的神灵秉赋,也就是「德性」;但是到了东周时,人们已淡忘戴玉饰的最初意义,儒家则以比较理性的态度,解释美玉具有各种特性,正象征 「君子」具有仁、义、智、勇、洁等美德。「君子」一词的原意本指「统治者」,东周时也在儒家的理论体系中转化为「品德高尚的知识分子」。                                                    在此悠久的岁月里,周人所施行的「圭璧组配」成为日后中国玉礼制的核心;汉朝皇室来自沛县,江南古越俗的「玉殓葬」更发展达于极致。 源自域外的辟邪角杯传到中土后,不但用美玉雕琢,更增添华夏的神秘元素。

器物:

约300余件,有玉璧、玉璜、玉舞人、玉玦、玛瑙环、玉S型龙、玉碟、玉蝉、玉剑饰等小型佩饰,也有玉杯、玉觥、玉尊、玉壶、玉盘、圆雕玉马、玉兽等陈设性器物,还有玉座屏、玉组合型等大型陈设器,尺寸不一。

展览要点:

本展区为神玉博物馆重点展览区域,展览器物数量之多、器型之丰富、工艺之精湛均堪称之最。本展区展览面积达400余平方,主要展示形式为固定墙柜、独立柜和俯视柜,其中因重点突出器物较多,因此对独立柜数量需求较大。本展区应采取回廊式模式,封闭性展览,器物由小到大、数量由精到多,用渐进式的展览方式,将本馆玉器展览逐步推向高潮。

 

 

第四部分:《玉之华》唐宋辽金元玉器展——主馆三层B区

 

简介(展板内容)

中国玉器发展的脉动,在魏、晋、南北朝时曾一度低缓无力。反观同时间的中亚一带,玉石工艺的发展相对显得活络,且一直延续到后来的隋、唐时期。其玉器或以国礼贡品、或以贸易商品的形式,进入中土,为中国玉器注入新血。此后,汉人与契丹、女真、蒙古等民族长期对峙,亦相互接触。透过异文化的冲击、影响,甚至是交融,隋、唐、五代以至宋、辽、金、元的八百年,玉器发展遂出现重大转折。 这股剧烈的变化,让玉文化广纳更缤纷的内容,犹如养份充足而含苞待放的花朵,可谓「玉之华」。 

首先此时期最明显的变化与特质,出现大量以自然界之花叶、鸟兽、人物为主题的写实象生之作。 再则呈现此时期承接传统文化中,以玉为沟通人神之媒介;也就在延续道统的企图下,宋代复古之风兴起。 连带的引发仿古与伪古等,对后来元、明、清玉器影响甚大的议题。 虽然有关此议题,目前可确定年代的文物数量不多,但其文化的重要性不容忽略。最后,罗列各色呈现契丹、女真、蒙古等草原民族特质的玉器,其活泼、不受拘束,甚至带着奢华的质感,相信将吸引大家对其生活、文化进行更进一步的了解,并产生不同以往的认知。

器物:

约100余件、玉璧、玉花佩、圆雕小玉兽、玉舞人、玉童子、玉印、玉春水、玉秋山图等小型佩饰,玉碗、玉盘、玉山子、玉佛像、玉杯等陈设用器等等。

展览要点:

本展区为独立展区,承上两汉展区,启下明清展区,展览面积约200余平方,本展区小型器物居多,展览应注重局部放大与写实,重点突出纹饰的演变。辽代与元代,是在中华五千年历史长河中由两个少数民族(契丹和蒙古族)统治人口众多的汉族的两个朝代,共300年的统治时期中,汉人与契丹、女真、蒙古等民族长期对峙,既有文化的碰撞,又有文化的交融。对此时期的玉器发展产生的深远的影响。本展区可通过LED电子屏或文化展板的形式,述说这段历史时期内中国版图疆域的变化,宋辽金时期重大的历史事件,以及几个少数民族生活习俗与文化风尚的特点,从侧面反映当时的历史背景下玉器形制、纹饰、作用的不同之处,如秋山、春水、海东青捕鹅、胡人骑马等纹饰的由来,加深观众映像。

 

 

第五部分:《玉之巧》明清玉器展——主馆三层C区

 

简介(展板内容):

【良材集京师,工巧推苏郡】

明朝可谓是历史上最复杂的时代,一方是极端保守的极权政治,一方是因商品经济萌芽而松动的社会阶级,反映于文化艺术上,则是异常多变,甚至矛盾对立的风格并存,玉器文化发展出人文与世俗化的新风貌。 在「技也,而能近乎道矣」的观念下,工匠受文人的掖助,而有类似现在「自创品牌」的情形出现,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中国玉器发展至清,由于高宗乾隆皇帝爱玉,又在二十五年(公元1760年)征服回疆后,和田美玉大量而稳定的输入中原,主客观因素的圆满配合,玉器制作达到空前繁荣的景况。然而亦在此时,出现市场时尚与帝王品味背驰的情况,雅与俗、复古与时新的冲突,反而造成时代风格更形丰富、有趣。 

玉器工艺在乾隆朝攀越巅峰后,逐渐进入平缓中酝酿变化的时代。 最大的转折在于,中国七千年来对玉质的认定产生改变,翡翠以其光滟四射,有别于闪玉温润内敛的美感,取代了软玉,成为近、现代人们珍爱的玉种。 

「玉之巧」单元分为四项子题。 首先是检讨「粗大明」的观念,以进一步了解明代玉雕风格的多样性。 再则罗列出有「御制」、「御用」款或御制诗的玉器,让作品自身呈现清朝皇室用玉的磅礡气势,并观察最爱玉的皇帝,清高宗与当时玉器风格形成的关系。 最后,从最接近现代的清晚期至民国初年玉器,去理解现今一般大众对玉器喜爱的类型与特色。

 器物:

 本展厅展览面积约250平方,集中展览明清两朝玉器约200余件。器型丰富多样,有玉花片、玉组佩、玉珠串、玉花件、玉兽、玉童子等佩件,也有圆雕玉兽、玉花插、玉香薰、玉瓶、玉壶、玉文房、玉佛像等实用与陈设器。还有玉山水人物图、玉山子、玉座屏等大型陈设玉器,体型最大着高达两米,数百公斤。

 展览要点:

 明清玉器器型之丰富、用材之奢华、工艺之精巧,为历代玉器之最。本展厅在常规方式展览器物之后,特设一个独立小展区,专题展览清代制玉技法与工具。本展区将一比一复制古代制玉主要工具砣具(水凳),并制作图文并茂的清宫制玉图、放映解放初期制作的匠人琢玉视频,多角度的真实的还原古代制玉方式,增强观众参观的带入感,身临其境的了解古代琢玉之艰辛,加深展览印象。示意图如下:

 

 

 

第六部分:《玉成在美》当代玉雕展——主馆三层D区

 

   简介(展板内容):

在玉文化这条浩瀚长河之中,承载着数千年的中华睿智和精髓。这种发展与传承的历程,是波澜壮阔的,是厚重漫长的,是灿烂辉煌的,是跌宕起伏的。它的每一步足迹,无不反映着历史变迁的原貌和一代代制玉人的智慧之光,代表着一个个时代艺术与人文历史的背景和文化。当今社会的空前繁荣安定为玉文化提供了一个新的发展舞台,并逐渐赋予了其新的内涵和背景。在现代文化艺术思潮的推动下,玉文化呈现出了新的发展态势,也显

示出特有的、鲜明的艺术潜质特征。

器物:

当代玉雕作品共计100余件,包含各类玉材,如和田玉、翡翠、岫岩玉、独山玉、水晶等等,器型多样化既有迎合现代审美的玉珠串、挂件、配饰、手把件等,也有大型的玉雕摆件。

展览要点:

本展区为本馆最后一个展览单元,在经过前五个展厅的渐进式展览,到达本展厅之时,观众应对中国八千年玉文化的演变有了大致的了解,本展厅将着重展览现代玉雕集中国古代玉雕之大成,呈现百花齐放之势,美轮美奂。同时将设立单独分类的展示柜对中国历代玉器之用材可以有一个总结性的展示与说明,即玉材标本的展示(示意图如下):

 

 

 

 

本单元第三、四、五、六展厅均分布于本馆三层,区域平面图如下:

第四单元  【文化不夜城】博物馆附一馆

 

第一部分:临时展厅 —— 附一馆一层

 

 性质与功能定位:

     【文化不夜城】

     本场馆单层展览面积670平方米,位于神玉博物馆主馆东侧,并与主馆通过二楼通道相通,面朝神玉广场,紧邻文博城文化创意商业街,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丰富浓郁的人文环境以及功能齐备的展览硬件,为本场馆作为临时流转场馆创造了便利的条件。

本场馆将结合自身优势条件,整合多方资源,如故宫博物院、宝库艺术中心、湖北省收藏家协会、湖北省文物商店、以及各民间收藏家艺术家与商家,采取合作、引进、租赁等方式,分门别类的举办各类文化艺术展和文化交流活动,例:

1.当代及古代艺术品专题展览,如当代名家书画展、现代油画展、雕塑展、名家玉雕展、古代佛造像展、古代瓷器展、古代石像展、明清家具展等

2.文化交流展会,如湖北省文化博览会、武汉市文物交流交易会、中国钱币博览交流交易会、翡翠玉器展销会等。

3.国内及湖北省各大艺术品拍卖会的预展现场。

各类展览你方作罢我登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有展览,月月有活动,吸引了行业聚焦、会聚了八方人气、提升了项目的知名度与文化品位,同时也创造了收入用来补贴博物馆日常开支,可谓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兼备。真正的将本文博城项目打造成一个永不落幕的文化不夜城。

 

 

第二部分:多功能学术报告厅 —— 附一馆二层

 

性质与功能定位:

本厅位于博物馆主动东侧附一馆二楼,使用面积约670平方米,本多功能厅将采用矩形布局,传统镜框式舞台设计,阶梯型座位布置,最多可容纳300余人。且一厅多用,具体功能设计如下:

1.学术报告厅。本厅可承接举办各类相关文化研讨、学术交流、专题报告会、新闻发布会等等。

2.会议厅。本厅可对外租赁,作为各收藏社团、书画协会、民间收藏组织或社会其他行业和单位召开各类主题会议等。

3.演艺厅。本厅可不定期举办或承接各类中小型舞台、戏曲、话剧、古典音乐、非遗传承等演艺活动,丰富项目社区文化,打开对外交流展示窗口。

4.拍卖大厅。本厅可作为行业内各大艺术品拍卖公司拍卖大厅,迅速汇聚行业精英,提升本馆知名度。

5.电影院。可在每周固定时间段播放同步院线或刚下线的电影,对外售票,对购房VIP客户终生免费。

6.会员活动中心。中华神玉博物馆作为华中文博城项目主体以及宣传名片,承载着对外交流展示以及对内服务社区文化的功能。本厅可作为本项目VIP会员文化活动中心,主要服务于项目内高端VIP会员客户,不定期举办艺术沙龙、艺术品品鉴、讲座、茶艺、红酒鉴赏等互动型活动,为业主也是为极少数的高素质精英阶层提供除了基本物业服务之外的文化服务,形成社区内独立的文化生态圈,增强了用户粘度,发挥了圈层优势。

 

第五单元 博物馆附二馆(西馆)

   功能待开发…

 

 

 

【结束语】

 

中国玉器是中国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中国历史上一种特殊的精神文化产品。它的发展既体现了古人思想观念、生活方式和审美意识的演变,也反映了不同历史时期的艺术特色和时代风格。史前玉器的简朴神奇、商周玉器的典雅凝重、战国玉器的繁缛华丽、汉代玉器的生动奔放、唐代玉器的丰满圆润、宋代玉器的秀巧清新、元代玉器的豪迈粗犷、明清玉器的吉瑞俗丽,均以其特殊的形式表现出了当时社会的时代精神。可以说,这些绚丽多姿的历代玉器作品,不仅客观地记载了数千年来中国政治、思想、文化及生产力的发展情况,也充分体现了中国玉器在中国历史和民族文化中的重要作用。

中华神玉博物馆的陈列展览,旨在弘扬和传播中华民族的玉文化,使观众更直观的了解历史,了解玉文化,丰富观众的知识面,培养观众的民族自豪感和民族凝聚力。万物的发展都有相通之处,数千年的玉文化演变史,也是中国人民数千年的思想和行为的演变史,以史鉴今可以提高我们思想的深度和广度。

   

 

2020年1月6日 14:27
浏览量:0
收藏